December 5, 2020

CMM.HK

Podcast Network

大家瞭解的西方婚禮風俗習慣

1 min read

室外、草地、有花束裝飾設計的拱形門,主教堂、法師及其“我願”,它是大家印像中西方婚禮的情景。但西方國家的這套規定並不是由來已久,直至1563年天主教會才確立了“天主教徒的婚姻生活須由一名教會神職人員主持人,且最少要兩位見證到場方算合理”的要求。而在哪以前,歐州戀人確立夫妻關係的方法可以說五花八門。

史學家們閱覽了很多幾百年前的材料發覺:“不論是馬棚或民宿客棧、餐廳廚房或菜園子、農場或隔樓、木工或打鐵匠、某戶別人的柱廊下或公共性音樂噴泉旁邊,一切一個地區都很有可能變成大家舉行婚宴的場所。”

完婚的場地不一定是主教堂,印證融合的不一定是法師,但在其中有一部分風俗習慣歷經幾百年的歷史時間,一直持續來到今日。我們可以從哪個時期廣為流傳出來的參考文獻和工藝品中,一窺那時候的大家是怎樣看待終身大事的。

“一顆鑽石恒久遠”確實很悠久

文藝復興時期歐州全國各地舉行婚宴的風俗習慣都有差別,在其中最會享有、最能張羅的典型性意味著,還是需看文藝復興時期的發源地——西班牙。

16世紀初,羅馬帝國人馬可·法蘭西斯科·亞尼鐵裡寫了本全名是《婚禮》的書,詳盡寫來到一場體面地的婚宴所應包括的步驟。最先,在婚宴剛開始以前,彼此親家母要對陪嫁的內容達成一致。接著,典禮正式開始,新娘子的爸爸把閨女交到新郎官。接下去,證婚人會手執一柄劍,擺放在新手的頭頂方,此外,倆位新手對相互表達愛意和服務承諾。

在言猶在耳的服務承諾宣誓誓詞以後,剛開始婚宴中最重要的流程:為新娘子配戴鑽戒。依據完婚彼此的家世不一樣,新娘子將接納最少兩顆鑽戒。在其中一枚戒指包括在陪嫁當中,另一枚上則由新郎官一家贈送,鑽戒上刻著新郎官大家族的章紋。

用於裝飾設計鑽戒的,當然不容易缺乏鑽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這句話廣告宣傳語廣為流傳已久,實際上早在古希臘文化時期,西方人就早已觀念來到裸鑽無堅不摧的特性,並將這一特性同忠貞不渝的傳統美德聯絡在一起。古希臘人用“adámas”(無堅不摧)來叫法裸鑽,這一語彙是英語中“diamond”(裸鑽)和“adamant”(堅定不移頑強)的根源。

裸鑽所具備的特性令鑽石戒指變成了富貴人家趨之如騖的訂婚證物。在一本作於1475年的婚宴紀念冊設計中,便配了一幅圖來表明鑽石的價值。

畫中右邊的希臘神許門(HYMEN)穿著畫滿鑽石戒指的長襯衫,拿著火堆。他身旁的聖壇上擺著一枚極大的鑽石戒指,被二根點燃著的火堆穿起。配圖圖片的文本寫著:“2個意向、兩心、二份熱情/經過一枚裸鑽結為連理。”

早在二千年前,鑽戒就在西方人的婚宴中佔有關鍵的影響力。奧維德的《戀歌》出版發行於西元一世紀,在其中一首詩便那樣寫到:“去吧,幸福快樂的戒指,你將套在我意中人的手裡,願她容貌又善解人意;這禮品雖小,但愛卻眾多……”。直至今日,結婚戒指乃至是實際到鑽戒,仍然在婚宴中出任關鍵的人物角色,這一點,今日的人與文藝復興時期時期的人並沒有多麼的大的差別。只不過是,大家今日對鑽戒應在什麼成長階段下戴在哪個手指頭上,早已擁有承諾別名的規定。相近的標準在那時候很有可能也是有,但並未統一。

比如,在通常會藝術館中存有一幅勾勒聖母同聖約瑟婚宴的美術作品,畫中的聖約瑟正將極大的戒指戴到聖母右手無名指上。不容置疑,藝術大師往往挑選以配戴鑽戒的一瞬間做為勾勒的主題風格,是由於在藝術大師所在的14世紀,配戴鑽戒早已變成眾人皆知的婚宴場景。

但是,在佩魯吉諾所繪的同一主題美術作品中,聖母卻外伸了中拇指。充分考慮這種著作多見教會的嚴肅認真定件,不怎麼會在這類重要關鍵點上容許藝術大師隨便充分發揮,因而我們可以推斷,那時候的大家尚沒有產生“婚戒須戴在左手無名指上”的定義。

在鑽戒工作交接以後,結婚儀式也開展來到序幕,彼此還會繼續交換一些禮品,比如繪有兩個家中章紋的大花瓶等。以後,一般會以一場天主教彌撒來宣佈婚宴的完畢,新娘子將前去新郎官家裡定居,而客人們則前往報名參加宴席。根據完婚彼此的富有水準,宴席會數最多不斷好幾天。在這種事後宴席上,新手會發佈結婚感言、朗讀情詩名句等,假如婚宴的場面更高一些得話,還很有可能包括喜劇片、民族舞蹈等綜藝節目。

結婚美術作品小故事多

現如今的年輕夫妻大多數會在婚屋子裡掛上一張婚紗照,比較之下,文藝復興時期的大家就有創意多了。她們為婚宴所提前準備的油分屏功能的不一定是結婚的夫妻二人,而必須歷經一番講解才可以掌握其中在含意。

1480年上下,美術家波提切利收到一個來源於美第奇家族的授權委託,會為該大家族的一樁婚姻大事繪圖一幅美術作品,以懸架在新房子臥房當中。那時候的波提切利也許不容易想起,這幅畫在五百年後被視作意味著他一生寫作高峰期的美術作品之一——這一件著作便是《春》。

對今天的我們而言,假如僅僅立即收看這幅著作,很有可能會感覺不知所以。唯一與感情相關的仿佛僅有介面上方蒙著雙眼,拿著弓弩的小愛神。但畫中的別的角色,才算是講解這幅畫的關鍵。

介面右邊最先出現的,是一個帶羽翼的深藍色小夥,他怒目圓睜,正將他眼前的女人一把把握住。已經勤奮擺脫的女人身穿純色薄紗,在她邊上,是一位身穿滿是花瓣的綺麗服裝的美少婦,正保持微笑地看見畫外的觀眾們。這三個角色,源于古羅馬帝國作家奧維德的著作《歲時記》。這一段敘述的是古羅馬帝國版的春意盎然,花草植物綻放的小故事。深藍色小夥是西風之神澤費利文斯頓,他奪走了大地面上並未綻開的小仙女克洛裡斯的處子之身,使其變成更具有神韻的花仙佛洛拉。

看了右側,再看正中間和左側這一段。立在介面正中間,看著觀眾們的是愛神維納斯(Venus),她頭上上的是她的大兒子,小愛神,維娜斯左邊三位十指交叉,翩翩飛舞的是美惠三女神(ThreeGraces),意味著了人世間的真、善、美。三女神左邊的,是為諸神資訊傳遞的墨丘利。維娜斯和克洛裡斯超級變身仙女的小故事融合在一起,正應了古羅馬帝國作家盧克萊修的一段詩:

“春季和維娜斯來啦,維娜斯的男孩兒,那有翼的特使,則走在前面,緊跟西風酒的腳印,萬花媽媽用花瓣撒滿她們眼前的路面,使它填滿豔麗的色調和清香。”

但這“豔麗的色調和清香”還是要靠墨丘利來維護。他左手拿著一根法杖,杖尖輕挑,遮擋了正從介面左上角吹過來的一陣風。假若沒有墨丘利將吹過來的冷氣遮擋,這生意盎然的景色怕是要嘎然而止。

因此 ,恰當收看這幅畫的方法應當是以右至左:西風酒神澤費利文斯頓把握住小仙女克洛裡斯,逼迫她變成自身新娘子。這一全過程儘管很有可能並不是戀愛自由的物質,但其結果將是可喜的:歷經了婚姻生活的融合,克洛裡斯變成了更富風采的花仙佛洛拉,並為全部山林產生了豐盈的果子。而且,那樣的一樁婚姻大事,可能在愛神維納斯的庇佑下,一見鍾情,像美惠三女神所代表的那般填滿幸福。就算有潛在性的危機,冷氣讓一切凋零,也將被墨丘利恰當解決。

這幅畫好像要想告知倆位新手:雖然這樁婚姻大事並不是大家的原意,但大家要對將來的人生道路滿懷信心。這樁婚姻大事的確是主觀因素確立的政治聯姻。美第奇家族為這場婚姻大事和親戚亞庇尼家族商量了約3年。在這場婚姻大事件之前幾十年,亞庇尼大家族已經和阿拉貢王國拉科尼亞的成員結婚,操縱著托斯卡納地區的重要港口。另外,阿拉貢王國和修女是政冶友軍,假如此次聯婚取得成功,美第奇家族也會進一步拉進和修女的關聯。

因而這幅畫預示著,新娘子結婚後不僅為美第奇家族產生豐富多彩的政冶成效和子孫,另外也何不在結婚後嘗試享有婚姻生活的幸福。新郎官則要對大家族承擔,肩負起義務,解決很有可能會給大家族帶來不利的風險。遺憾現有的歷史資料沒有提及這對新手結婚後的情感是不是吉祥如意,僅有這幅勸誡新手的美術作品被持久儲存了出來。

文藝復興時期的皇室婚姻生活多和權益捆縛在一起,參考文獻中乃至還經常會出現彼此親家母為陪嫁不斷交涉的內容。從文藝復興時期的歐州到時下的大家身旁,超越五百年的時間和亞歐大陸,不論是大家舉行婚宴的方法,還是鑽戒和婚紗照的方式都和之前擁有非常大不一樣,但這種物品和風俗習慣所反映出的人情世故,卻好像沒有很大的轉變。不管它所承載的是感情自身,還是其他哪些。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