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21

CMM.HK

Podcast Network

口罩演變史

1 min read

2020年一場肺炎疫情,讓口罩變成大家日常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一部分。口罩從哪裡來?將來又會變為什麼樣子?小小一隻口罩身後,究竟藏著什麼鮮為人知的密秘?

 

數千年前中國古時候已經有口罩 

非常少有些人瞭解,早在數千年前,中國人就早已逐漸有目的地“戴口罩”——掩口鼻了。早在西漢階段,禮學者戴聖就曾在編寫《禮記·曲禮上》時寫到過,“負劍辟咡詔之,則掩口而對”。對於此事,唐代名儒孔穎達怕後人人不明白,就用更直接的語言表達表述了一下,說這就是“掩口,恐氣觸人”。簡言之便是勸誡年青人,如果有老人從旁低語時,她們應當拿手遮擋住自身的口鼻隨後再做答,以防讓自身的氣場沖著另一方。

為了更好地避免呼出來的一口氣環境污染他人,自此數百年裡,聰慧的古時候中國人又逐漸拿真絲圍巾或者手帕來遮住口鼻,乃至還因此專業創造了好看的面具來遮面。在此情景,也是讓馬可·波羅紀錄在了他的中國遊記攻略裡,說成在中國清朝的龍城裡,為皇上奉獻食材的人“皆用棉布蒙口鼻,俾其氣場”,而這類以桑蠶絲為主導,輔之以線紋勾邊而成的棉布,其目地為的便是不許傭人的一口氣“碰觸”皇上的“飲食搭配的東西”,進而確保食材的清潔——假如從這種視角看來,這類價格昂貴的真絲圍巾也許還可以被看作初始口罩的原型了。

殊不知此刻,日常生活在地球另一端的人卻對口罩擁有更急切,更“貼近生活”的要求,例如日常生活在古羅馬帝國的著名思想家老普林尼。他想要知道,怎樣能讓建築施工上的職工既能好好地幹活兒,又能好好地吸氣。原先,那時古羅馬帝國全國各地都是在興修水利,除開滿地黃沙漫天的施工工地,對牆壁畫猛增的要求也在讓愈來愈多的畫技殞命有機化學色漿。應對這一情況,老普林尼建議應用小動物膀光當“呼吸面罩”,由於這類物品材料疏鬆且能可大可小,能存儲一定量整潔的氣體以供高風險工作的職工通氣。殊不知很顯而易見,老普林尼的這一好點子並未能興起——直到十四世紀,包含達芬奇以內的眾多“造型藝術打職工”們,在繪畫時仍在應用濕抹布遮蓋口鼻。

特別注意的是,在這期間,歐洲爆發的黑死病肺炎疫情也讓大家對另一種口罩造成了心理創傷。實際上,或許稱其為“面具”也許更加適當——那時候的醫師為了更好地預防感柒,會身穿打了蠟的絲絨布衫,戴著一頂裝著極大銀質鳥嘴樣子的連帽面罩。大家會在鳥嘴一部分裝滿各種各樣草藥,以求協助醫師“過慮”有病毒的氣體。

殊不知無論是逃避“不乾淨的之氣”的面具,或是隨心所欲的小動物膀光,又或者是外型目不忍視的鳥嘴面具,這一環節的口罩實際上跟大家所瞭解的口罩定義還相去甚遠。那麼當代口罩究竟是以什麼時候逐漸發生的呢?

 

錯亂的軍閥割據階段:從瞭解病菌到設計方案口罩 

實際上,當代口罩的發生還跟巴氏滅菌有一點關係:1861年,明確提出“巴氏滅菌”消毒殺菌法的法國知名微生物學家巴斯德根據自身的試驗,向大家證實了空氣中存有著很多人的眼睛看不見的病菌。而在此之前,大家認為僅有觸碰才會感染發病的病原菌,卻忽視了氣體飛沫傳染也會散播病菌。

巴斯德的發覺為當代口罩的發生確立了根基:1867年,遭受巴斯德基礎理論危害的英國外科醫師約瑟夫·李斯特,逐漸在手術中試著給手術室器械開展消毒殺菌,只不過是這時候大家除菌的首要目標或是醫生的手和手術室器械。

1897年,波蘭外科醫師約翰·米庫裡茨和細菌學專家卡爾·福呂閣根據研究進一步確認,大家講話時飛濺而出的飛沫傳染也會散播病菌。她們在醫師的咽喉部和蛀齒塑造出了橙黃色鏈球菌和鏈球菌感染,而發言時她們的唾沫會根據飛沫傳播,從而環境污染傷者的創口引起感柒。而後,米庫裡茨逐漸在手術中戴“口罩”——用兩根繩索將一片沙布系在遮陽帽上,根據讓沙布“遮住臉,鼻部,嘴唇和鬍子”,避免飛沫傳染染上創口散播病菌。

有意思的是,在這段時間,英國人仍在1877年第一次為“口罩”申請辦理了專利權:這款看起來更像鳥嘴面具的口罩在吸氣一部分塞滿了用以“過慮”有毒氣體的濕海棉,大家戴口罩的一起還必須加上一個蓄水的頸帶——每每海棉要做了,配戴者就需要手擠一下水袋子,那樣水就能再次侵潤海棉,進而“維持口罩的實效性”。

從米庫裡茨逐漸,“口罩”一詞在醫療界發生得更加經常:1905年,美國芝加哥醫師愛麗絲·漢密爾頓就曾在《美國醫學會雜誌》刊物上發表論文,詳盡論述了手足口病病人在乾咳和講話時病菌會根據飛沫傳播的狀況。在原文中,漢密爾頓明確提出,在手術治療期內,醫護工作者應佩戴諸如口罩一樣的“唇部護膝”開展安全防護。殊不知,雖然愈來愈多的專家教授都早已瞭解到口罩的必要性,可是這時的口罩銷售市場依舊錯亂不堪,怎樣的口罩都是有。

有些人選用了“細鐵絲支撐架+沙布”的組成,做出來的口罩像窗紗一樣,既可以擋住口鼻又能便捷醫師吸氣乃至打噴涕;有的像全新升級的嬰兒圍嘴一樣,口罩的衣擺立即跟醫師的衣領手術縫合,用的情況下翻上去,無需的那時候再翻下去垂於胸口;有的為了更好地完全阻隔飛沫傳染,甘願在制做時應用了6層沙布,以致於差點讓醫師室息;而有的則為了更好地便捷吸氣,立即繞過鼻部只遮住嘴唇……就是這樣,全球的口罩一直處在這類“軍閥割據”情況——直到一隻中國口罩的發生。
強力性價比高的“伍氏口罩”
1910年的清廷民政局風雨飄搖,又悲劇遭遇了肺鼠疫侵蝕,短短的幾個星期時間,黑龍江和吉林兩個地方就陷入傳染病困境,且又以哈爾濱一帶更為比較嚴重。在這裡情況下,曾任天津北洋陸軍醫學院副監管的伍連德臨危授命,趕赴哈爾濱承擔疫情防控。在科學研究中伍連德發覺,飛沫傳播是導致此次傳染病迅速擴散的元兇。而為了更好地避免肺炎疫情進一惡變,他發覺了一款口罩——“伍氏口罩”。

從總體上,伍連德設計方案的這類口罩只應用了雙層純棉紗布,在雙層沙布中間內嵌一片吸濕棉球,將沙布兩邊重合後一剪為二,兩根沙布的尾部就能一上一下立即系在腦後,可以說配戴十分便捷。一方面,“伍氏口罩”看起來簡單但安全防護卻十分嚴實,從嘴到鼻都能合理擋住,且內嵌的吸附層還能確保口罩的幹躁與舒服;另一方面,這類口罩設計方案簡約,制做起來比較便捷,且工程造價還極為便宜,因此“伍氏口罩”一經面世迅速就被本地普通百姓所接納。可以說,這款口罩不但是中國在歷史上第一款醫療口罩,也變成現如今現代科學口罩真真正正的原型。

假如說伍連德的設計方案減少了生產製造口罩的門檻,那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內爆發的“西班牙流行性感冒”肺炎疫情,則充分讓口罩走入了群眾的日常生活:肺炎疫情期內,除開警員,醫療工作者等一線工作者,群眾也逐漸被政府部門規定佩戴口罩,尤其是在加工廠,大型商場等人流量諸多的地區,佩戴口罩基本上變成一種務必遵循的規律。就算是新冠病毒襲來的今日,這些維護著人們的口罩——無論是頭戴式耳機或是耳掛式,都無一例外地仍然深深地印記著“伍氏口罩”的中國印痕。

 

核心理念之戰:從“不斷清理”到“一次性” 

短短的幾十年,人類升級更新改造口罩的步伐從沒停息。二十世紀前期,較長一段時間裡,口罩被認可為是“可重複清理”“可以長期性配戴”的,就算是在“西班牙流行性感冒”肺炎疫情大爆發階段,回收利用並清理口罩再運用也全是美國紅十字會關鍵的一項日常事務。在這裡一環節,儘管早已有醫師發覺一部分病菌必須雙層沙布才可以完全隔絕,但整體上大家對病菌的認知尚不充足,加上經常的戰事造成物資匱乏,將口罩純棉紗布拆裝清理並多次重複使用也許也是一種應時應景的必然趨勢。

殊不知,伴隨著分子生物學和現代科學的迅速發展趨勢,愈來愈多的科學研究工作人員意識到,反復多次佩戴口罩存有非常大的建康安全隱患,就算是同樣的口罩,在過慮不一樣的病菌時其合理過濾性也會截然不同。在這裡一大環境下,20世際30時代西方等國相繼逐漸發生“以紙代紗”的一次性口罩,沒多久後,由生成材料做成的一次性口罩也誕生了——為什麼說口罩就應當合乎“可多次重複使用”規範?

與傳統的的織制口罩對比,由複合材料做成的新式口罩在款式上也開展了創新,選用了杯型設計方案來替代傳統的的可折疊,那樣口罩的表面就能更密切地迎合面部,進一步提高了隔絕飛沫傳染的實際效果,與此同時在其中空的一部分還能確保醫務人員吸呼。殊不知特別注意的是,這類口罩的“一次性”特點也是一種無可奈何的挑選——它的材料在消毒殺菌全過程中會產生變質,更有可能威協到人的身體身心健康,口罩“迫不得已”變成一次性的。

殊不知伴隨著人類社會進到上世紀70時代,以西方國家為代表的地方在戰爭結束後打開了一輪全新升級的診療升級,她們為了更好地減少院中互相污染,提升醫療服務標準,相繼逐漸在醫療行業內創建醫療機械的一次性使用規章制度。加上戰爭結束後人力人力資本成本費飛漲,聘請專業的職工開展口罩回收利用清除的成本費進一步提高,一次性口罩最後變成了社會發展尤其是醫學的流行挑選。

 

口罩更為現代化,個性化 

是否有戴上去更舒適,更便捷,更安全性乃至是更好看的中童口罩?為了更好地回應這個問題,人們花了最少半世紀的時間。

針對傳統式口罩而言,它的過慮特性來自於選定材料的機械設備隔絕工作能力,這就如同一張魚網,孔越小捕撈出來的魚越大,殊不知伴隨著網眼的變小,流水通過的流動速度也會隨著減緩,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配戴由6層沙布做成的口罩會令人覺得室息。好在,熔噴技術性發生了。

這類在美蘇冷戰由美國人創造發明的技術性是以石油中提煉聚丙稀,根據高溫溶化後,再運用髙壓熱流噴湧拉結為絲,製冷,最終就變成無需編制就可以成型的化學纖維料,即熔噴無紡布。與此同時為了更好地讓“網眼大且吸附性好”不會再是癡心妄想,大家又在靜電感應的啟示下創造發明了靜電感應駐極技術性,根據給熔噴無紡布攜帶一點兒靜電感應正電荷,使這類原材料如同被絲綢磨擦之後的汽球會吸起秀髮一樣,也具有了可以吸咐超小顆粒的工作能力。到此,“2片紡粘無紡布+1片熔噴無紡布”式的當代口罩組材總算問世了,而就這樣一張小小口罩,其合理過濾性是可以超出80%的。

自此,美國,歐洲,日本等區域也相繼制訂出了自身的口罩規範。在中國,為了更好地能夠更好地融入長期性疫防的要求,政府部門也是在2020年3月升級公佈了T/CNITA09104-2020《民用衛生口罩》新標準,進一步對口罩尤其是民用型環境衛生口罩得出了更全方位,更明確的規則。殊不知,大家仍然想問:口罩可以更強,更個性化嗎?

前不久,香港科技大學得出了一種制做“安全性透氣性又全透明口罩”的新挑選:她們所創造發明的高聚物納米技術塑膠薄膜,不但材料輕巧綿軟,延展性高,防潮性好,其透氣性能也是遠超N95規範。假如應用這類材料制做level 3 口罩,不但能提高配戴者長期性配戴的舒適度,並且它的全透明特點還將有利於彼此之間溝通交流,特別是在針對殘障人士十分個性化。

除此之外,雷蛇公司也提供了另一種更智慧化的解決方法:她們制定了一款名字叫做ProjectHazel的新科技口罩,該口罩配置了N95醫療等級的呼吸面罩和橡膠密封條,能合理避免飛沫傳播,與此同時還適用獨立自然通風,便捷佩帶者隨時隨地開展通風換氣。為了更好地不危害社交媒體溝通交流,口罩選用了環境保護的防潮全透明材料,與此同時還附加內嵌了話筒和無線擴音器,借此機會降低佩戴口罩很有可能對人會講話的影響。充分考慮追求美麗人群的煩惱,ProjectHazel還要上razer的獨門技術性,讓這個口罩能發送超出1680千萬種精彩動態性燈光效果……

口罩是人們與病症鬥爭的印證,也是人們新時代文明發展趨勢的成效,每只口罩的身後,都藏著一段艱險艱辛卻從未止步的歷史時間。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