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4, 2021

CMM.HK

Podcast Network

偵探故事|次目標

阪西宏是一家物產豐富公司的員工,被發覺死在一列末班電車裡。那時候,車已抵達終點,旅客們相繼下了車,僅有他臉部蓋著報刊一動不動,電動車高鐵乘務員這才發覺他的胸脯上插著一把短刀。

承擔這起案子的是特警十津川。員警迅速確定了阪西宏的真實身份,並通告了他的老婆。發覺遺體時,阪西宏的錢財都是在,能夠清除劫殺的很有可能。據統計,阪西宏死前從沒和人結仇,這一點,隔壁鄰居都可以證實。但是,聽阪西宏的老婆說,阪西宏近期大半個月每日加班加點到深更半夜,隨後才坐末班電車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十津川就要了阪西宏死前工作中的公司。管理方法科長不覺得阪西宏的死會和公司相關,說:“我怎麼也搞不懂阪西宏被殺的原因來,他工作中勤勤懇懇、用心。”

十津川詢問道:“聽聞,他近期大半個月每日都回家了很晚,他在忙做什麼工作?”管理方法科長有一些顧慮,他遲疑了好長時間,才道出真實情況。近期有些人傳聞,公司會計科小編田村晉太郎有侵吞公款的行為,公司專業任職了阪西宏來做這件事情,因而他才每日工作中到深更半夜。田村早已被免職,並且他們家離事發地僅有十來分鐘的路程。

十津川立即來到田村家,一路上他都是在猜測田村是否會是兇犯。田村的身高太矮,令人看見很難受。十津川直截了當地問道:“阪西宏老先生昨天夜裡在末班電車上被殺,您知道嗎?”田村的一口氣很不友善,說:“新聞報導裡看到了。”十津川偵探一直對田村的心態耿耿於懷,離去田村家時,他禁不住想,這案件十有八九就是他幹的,遺憾他有確立的不在場證明。那樣來看,如今的難題便是目擊證人。
 

目擊者

 
因此,十津川又尋找發覺遺體的高鐵乘務員,據她追憶,逝者所屬的車箱有十幾個旅客,在她發覺遺體前都下車時了。她只還記得有一個常常坐那班電動車的女生,應該是新宿松葉夜店的女招待,好像是叫美也子。十津川立刻趕到那一個叫松葉的夜店,找到叫美也子的女招待,她的全名字叫做堀本美也子。

美也子說,昨天晚上她確實是坐末班電車回來的,由於喝過些酒,進入車內後就頭昏腦漲的,那時候車箱裡和平常一樣。“你注意到一個臉部蓋著報刊的人嗎?”十津川問。

美也子搖了擺頭:“沒有。”

十津川又把田村的相片遞過去,問:“你見過相片上的男生嗎?尤其是在昨天晚上的電車上。”美也子看過一會兒相片,或是擺擺手。十津川內心想,還簡直個沒有什麼用的目擊證人。

員警將阪西宏被殺一案登在了報刊上,期待有別的目擊證人能舉報線索,可幾日過去,一個電話都沒有。那樣來看,只有再次從財務會計科長田村那邊找尋突破點了。這一天,美也子忽然打來電話,她讓十津川以往一趟。十津川立即趕了以往。美也子的家整理得很整潔,大門口的鞋箱裡有男生的鞋,梳粧檯上也擺著男用香水——她有一個固定不動男朋友。

美也子將一封信交到了十津川,信封袋上寫著“堀本美也子小妹收”,既沒有詳細地址,都沒有貼紀念郵票,看來是有些人送至她們家樓底下的郵箱裡的。十津川開啟信,上邊寫著:“電動車中所聞,禁止對所有人說,假如警報,必死毫無疑問。”很顯著,它是電車上的兇犯寫的。
“我壓根沒看見兇犯的臉,即使他殺人,因為我沒有見到啊!” 

“可兇犯覺得你看到了,可能在他持刀的一瞬間,你恰好在四處張望。”

美也子擔憂自身會被殺人滅口。十津川一直寬慰她,講到:“警員會保護你的。”

可在回來的道路上,十津川也在想,兇犯為何冒著會曝露的風險性送過來一封威協信,而不立即將美也子殺掉殺人滅口呢?
 

謎霧驟起

 
為了更好地讓兇犯亮相,員警決策下一個套。她們一面向新聞記者公佈早已找到目擊者,把握住兇犯僅僅時間問題,一面派人監控田村。可很怪異,田村家鴉雀無聲的,並不像有些人的模樣。十津川與同事進到田村家,不可置否,家裡空無一人,田村逃跑了!十津川思考一會兒,又與同事趕赴美也子的住所。等她們趕來時,一群新聞記者正從美也子住的公寓樓裡吵吵嚷嚷地出去。十津川瞭解後才知道,不知道到底是誰洩露了聲響,說美也子便是員警尋找的目擊者,招來大量新聞記者。好在美也子並無影晌,只督促員警趕緊偵破。

第二天早晨,十津川又去探望美也子,可家裡沒有人開關門。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從管理人員處取得鎖匙,開門,發覺美也子衣著睡袍倒在沙發上,早已去世了!身邊則有一個小藥瓶子和一隻玻璃茶杯——是氰酸鉀中毒了。十津川震驚,他還記得那一個小藥瓶子是放到書桌下的,兇犯肯定是混入昨日的新聞記者正中間,進家後把慢性毒藥悄悄的放了進來。員警從新聞記者處獲知,是一個男人給他打的電話,給予了美也子的資訊內容。十津川拿出田村的相片,問新聞記者們昨日這個人是不是混入她們正中間,可大家都表明想不起來了。

十津川本想給兇犯設套,卻把自己給套了進來,導致一個關鍵的目擊證人被殺。他想,這一定是田村幹的!因此,員警逐漸大範疇地抓捕田村,並傳出了全國各地通輯令。通輯令傳出的第十天,有些人在一個柞木林裡發覺了田村的遺體,也是氰酸鉀中毒了,早已去世了十天上下,死亡時間恰好是通輯令傳出後沒多久。

大家都覺得它是田村畏罪自殺,案子到此還可以告一段落了,可十津川一直擺頭,說:“不對,田村並不是自盡,他假如要自盡,為何要跑到這荒郊野外來?此外,美也子應當也不是謀殺的,由於他即便 把慢性毒藥放入了藥瓶子,又如何判斷美也子一定會喝進去呢?”
 

兇犯亮相

 
但是,十津川儘管猜疑田村並不是自盡,但他對誰是兇手這個問題,一點案件線索都沒有。十津川再一次趕到第一起血案產生當場附近,看見電動車在眼前呼嘯而來。他把自己帶入案子中想想想,自身要殺掉末班電車裡的旅客,如果是他,應當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動手能力,電動車挨近終點世人早已非常少了,非常容易被別的旅客發覺。可兇犯或是挑選在末班電車裡殺人,那樣做,一定有他的原因。忽然,十津川腦中閃過了一個念頭:是否會是兇犯為了更好地掩藏動因,殺掉了一個與自身無怨無仇的人?

十津川的雙眼忽然會亮,實際上真真正正的兇犯就躲在這一“動因”裡,由於他儘管殺掉了阪西巨集,但阪西巨集並不是他的真真正正總體目標。兇犯真真正正要殺掉的,實際上是車箱裡的另一個人——堀本美也子。假如兇犯立即動手能力殺掉美也子,迅速便會被猜疑,因此他先殺掉了與自身無關的阪西宏,這樣一來,員警便會去調研這些有動因殺掉阪西宏的人,例如田村晉太郎。下面才算是堀本美也子,兇犯讓她看上去是做為目擊者而死,便是為了更好地讓田村再度變成犯罪嫌疑人。

這樣一來,美也子被毒死的疑惑就解除了,兇犯一定和她熟悉,能夠隨便出入她的家,瞭解她用乳紅葡萄酒吃藥的習慣性。對於田村,一定是被囚禁在某一地區。搞清這種,十津川快速去美也子的家裡,他又見到大門口的男士鞋和化妝臺上的男用香水,這種物品便是兇犯留有的。他細心搜察這個男人留有的印痕,總算在一本書裡找到美也子和這個男人的一張合影照片。相片上的小夥衣服上別著一枚徵章,之後歷經專業技術人員分辨,明確該徵章歸屬於日本國立銀行。

下面事兒就簡易了,該小夥是國立銀行新宿分行的銀行行長,叫柳昭明,四十歲,已經結婚,和美也子維持婚外情人早已一年多了。之後,員警從美也子家的藥瓶子上獲取的指紋識別,確認便是柳昭明的,應對員警的控告,柳昭明最後俯首認罪。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